肖骁和颜如晶会在一起吗? 肖骁向颜如晶求婚

时间:2022-01-19 15:40:31 作者:admin 79988
肖骁向颜如晶求婚

肖骁和颜如晶会在一起吗?

世界上最让人不自在的事情里,“很熟的人当面表白”应该可以排进前十,但颜如晶就做了这样一件“不自在指数”很高的事:她应一个节目组的要求,给肖骁一个友情表白,她手写了一封信,当面念给肖骁,还把这封信的手稿发在了自己的微博上。

通过《奇葩说》绽放的奇葩们,尽管相貌着装千奇百怪,行事为人各自浮夸各自癫狂,但在有一件事上是一致的,他们抗拒严肃、正经、深情诉说和深情缅怀,他们更善于嘲讽和被嘲讽,戏谑和被戏谑,解构和被解构,后现代和后现代,他们是那种如果误入大观园,当天就会被王夫人打出去的人。

要他们当众表白,一定是出了天大的事。

对颜如晶来说,尤其如此,她在辩论场上镇定自若,在观点和论据的世界里游刃有余,但她在情感的世界里,更喜欢静态的发生,喜欢默不作声,喜欢特异功能式的你知我知(不知道就算了),千万不要说出来,不要说!说出来就会变成石头!要她当众念一封手写的信,更是出了天大的事才行。

的确,有一件天大的事,已经发生了,这件事,叫友情。

在过去三年时间里,他俩的名字经常同时出现,有时候,是以千古之谜的形式:

有时,是在媒体采访里:

有时候,是在搜索联想词里:

有时候,是在似真似假的语录里:

有时候,是在同人小说同人童话里:

所以,她和他,都要停下嬉笑怒骂的脸,停下为了避免尴尬制造的喧闹,停下为了躲开油腻而展开的马不停蹄,认认真真地互相表白。

我们也借着这个机会,跟他们聊了聊,问了些肤浅的问题,得到了些言不及义的回答(关于感情,我们永远言不及义)。这些问题和这些回答,是有和声的,是不断被打断的,那是肖骁不断递给颜如晶的“宝贝”“你怎么可以这样子”“颜如晶你好好说”“我每天就是工作生活以及孜孜不倦地爱你”,阅读时请自动加上这些声音。

怎么认识的?在这之前有交集吗?

在《奇葩说》出现前,肖骁和颜如晶互相不认识,一方面,一个在中国,一个在马来西亚,地理上没有交集;另一方面,颜如晶身边的,都是打辩论的朋友,是很简单的女孩,肖骁认识的,都是“灯红酒绿的酒肉朋友”,身边没有她这样的女生,在圈子上没有交集,也只有《奇葩说》这样类型的节目,才能让他们遇到一起,也只有凭借这样的契机,他们才可能做朋友。

怎么认识的呢?《奇葩说》的海选现场,肖骁听说,这两天有个人,拿到了金牌直通,然后就看到她,“小心翼翼又非常害羞地走过来,我就觉得这个女生非常特别,要知道,《奇葩说》非常多妖魔鬼怪,这个女生为什么这么不一样,肯定有过人之处。”在见到肖骁之前,颜如晶正有点不太开心,因为她觉得,这么大的海选下来,只有她一个拿直通的,有了肖骁,她就不那么特殊了。

有点像贾宝玉遇到林黛玉,混世魔王遇到静静的仙草,不过,因为自己有块玉而不开心的,是颜如晶。

而颜如晶对肖骁的第一印象,并不是开辟鸿蒙石破天惊的:“听说有一个人主动要了金牌,我觉得他有点一般,不知道为什么拿到金牌”,见到肖骁,觉得他有点奇奇怪怪的,长得奇怪,有点娘,很开心的样子,特别闹,好像跟大家都认识一样(肖骁自动加上注解:我是交际花呀)。

刚到北京的颜如晶,暂时没有找到合适的房子,就和肖骁在一起住了很久,直到遇到合适的房子搬走。肖骁调侃说,是自己“收留”了如晶,如晶很高兴地沿用了这个说法。

真像网友说的那样,走到一起,是因为性格互补吗?

一个外向到近乎癫狂,一个沉静到近乎自闭,一个犀利到近乎无情,一个勤勉专注到近乎冷漠,一个有傲气,一个有傲骨,一个喧闹,一个讷讷,两个人怎么走到一起的,如何相处?网友的理解是,互补,他的动补上了她的静,他的闹给她的讷讷增添了生机,他的天花乱坠给她的冰天雪地带来了冲击。

是这样吗?他们说,是啊。

对肖骁来说,颜如晶的出现,像个外星人一样,提供了“外星人存在”的实证,颜如晶让他相信了很多东西:“在她之前,我不太相信世界上有个性这么极端的人,极度安静,又有点自闭,对一件事又这么执着,比如对辩论这件事,她就非常执着,可以一直坚持,这都是我不相信的,我是个三分钟热度的人,我不相信单纯,不相信执着,在她身上,我相信了这种东西。”所以,认识颜如晶,“是利大于弊”。

对颜如晶来说,肖骁的意义更复杂,更丰富,在来北京参加《奇葩说》之前,颜如晶的生活里只有辩论,朋友也大多是辩论圈的朋友,她也更喜欢跟年长的朋友交往,例如老师、学长学姐,而肖骁的生活精彩多了,像个交际花,能跟很多人玩到一起。但颜如晶之所以能够在北京“落地”,其实恰恰是因为肖骁:“”也是靠了肖骁,我可以在《奇葩说》跟大家玩到一起,肖骁帮我打开这个……(应该是“局面”吧),让别人注意到我,因为他一直闹我嘛。

世界上可以交往的人那么多,为什么你们给对方特殊待遇?

是啊,这是个问题,在海选(请注意这个“海”字)之中,在成百上千个年轻人里,为什么他会注意到他,为什么会发展出友谊,为什么会演变成这样热烈的友谊?

肖骁认为,在一开始,的确是觉得她与众不同,想逗逗她:“因为她对我是个挑战,我是很喜欢破冰的人,然后就一直弄她弄她,逐渐地我跟她的关系有了变化。”但肖骁并不是逢人就逗,见冰就要破的,更别提能持续这么就的破冰了。

肖骁的天花乱坠里,有种冰天雪地的傲,他的确是逢人都能闹得起来,但能不能发展成比闹更多的朋友,全看对方能不能激发出他更持久的兴趣:“我跟其他人的友情,普遍热情,对颜如晶是重点培养,其他人我觉得,也太好搞定了吧,随便抛一支橄榄枝,他们就觉得,我很爱他,颜如晶就是,你要疯狂地爱她,她才会感受到,你对她是友好的。”

但他显然也不甘心就这么被搞定了,所以这样激一下颜如晶:“我在她身上,老实说,也没发现别的东西。”

但颜如晶领情,她的成长路上,也有对她表示出兴趣,表现出友善的人,也有人愿意充当支点,充当杠杆,但因为她太难聊了,很多人就知难而退了,很难坚持下来。

她从没遇到过像肖骁这么主动,这么用力的人,“他是真的很用力,到现在都依然很用力。到现在,明知道你的答案,还经常会说,有没有想我,见面的时候,他会说,你是谁,是不是我的宝?还在继续努力。他说他不知道什么是执着,其实他还是很执着。”

有一种友谊,是要把对方卖掉

我和朋友之间,有个很温暖的词:卖。不是出卖的卖,就是卖。给对方介绍了一个新的专栏,淡淡说一声:“我把你卖给某某地方了哦!”介绍了新的编辑新的出版社:“把你卖给谁谁谁了哦。”而很多实际行动,也可以用“卖”来概括,把对方从封闭的写作中带出来,去认识投资人,去寻找机会,也叫卖。

这样的朋友,这样的善意,我经历过很多,他们到处安利我,到处强推我,带我去参加聚会,给我安排重要的位置。这都是“卖”,善意的卖,懂得之后的“卖”。

肖骁也在“卖”颜如晶,颜如晶落地北京,融入“奇葩”们,肖骁功不可没,他带她去认识朋友,不断在朋友面前提起她,例如大王,本来是肖骁的朋友,因为为肖骁经常很主动地说起颜如晶的一些事,大王就想来看看她,想跟她玩,渐渐地,大王和颜如晶也成了朋友。

“认识了肖骁之后,我的生活圈里扩大了很多,他努力地扩展我的圈子,带我去认识很多人,也让别人注意到我,我也开朗了很多。他那么主动地搭讪,陪你聊天,陪你玩,我不可能没有回应,回应回应,也把自己打开了很多,这就是我认识他之后的改变。

他是她的推广者,经纪人,贴身宣传,是她的人际关系杠杆。每个空降之后,需要落地的人,其实都需要这样一个人。

他更是她生活里的闯入者。成年人的生活,没有容易二字,成年人的友谊,更是不容易中的不容易,成年人难得有半途的友谊。而肖骁却在半途闯入如晶的生活,带着他的全部热情,全部关注,风风火火,不由分说。如晶的生活,被打乱了,也被照亮了。这段生活,注定成为如晶生活里的绿野仙踪之旅。

北京、《奇葩说》是如晶生活的分水岭,肖骁更是这道分水岭上,最关键的一条线索。

任何人,都会梦想这样一段友谊,这样一个闯入者。

有没有担心友谊会消退?

在被问到,“有没有经历过失败的友谊”时,肖骁回答:没有失败的友谊,只有我不想维持的友谊。”生活圈子变化,阅历变化,都是不想维持的原因,有时候,这种不想维持,就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比如有一些当了妈妈的朋友,不光话题变了,生物钟都不一样了,慢慢就走不下去了。”

但他毫不担心会和颜如晶发生这种情况。

因为,他和颜如晶的友谊,一开始,就是没有功利心、企图心的,而且,“我们除了生活之外,还聊了很多其它的东西。工作,辩论,看人看事,为一点小事来一两句辩论,不管我的生活状态怎么变,我们还是有很多话题的,而我和那些最终远离的朋友,话题都很单一,所以,当大家都功德圆满的时候,我会觉得,哇,我们真的是没有聊天的素材和继续聊下去的必要,但是我觉得我跟颜如晶,就是撇开情感,也还是有很多可以聊下去的东西。”

颜如晶也认为,这样一段“闯入式”的友谊,能够维持下来,在于他们都没有变,三年前认识时的状态,现在的状态,都没有变,人本身没有变,相处的模式也没有变。肖骁补充:“我们人变了,但我们对彼此的态度没有变,我们看彼此还是差不多”。

这样的友谊,也是另一种灵魂伴侣式的相处了,走到这个阶段,他们已经不会用太多精力去刻意维护友谊了。

尽管在媒体上,在社交媒体上,肖骁和颜如晶有着热烈的联系,但现实中,他们很少会约一起唱歌吃饭,并不是因为,他们是为了扮演CP赚钱,才假扮了这样的深情厚谊,而是因为,在肖骁和颜如晶看来:“这样的节奏对我俩是好的”,肖骁担心,如果天天见面的话,她会烦,他也担心会消耗对她的热情。即便这样,他们每次见面,还是很亲。

那么,未来,他们的友谊还会继续吗?

颜如晶给出了确定的回答:“只要肖骁愿意,我们还是能聊下去。只要他还愿意跟我玩。因为我是被动的那个嘛。”

“会一直被动下去吗?”

“我会呀。我的性格就是这样嘛,我会一直被动下去。”

“会因为名利改变吗?”

颜如晶:“名利这些东西,也就那样,很短暂,你如果因为这个东西而改变,后面承受的代价会很大。”

“会一起养老吗?”

尽管有过这么多深情表白了,谈到养老这个问题,颜如晶依然一脸嫌弃:“不会答应。老了之后,应该会有一个比较安静的养老生活,如果跟肖骁在一起,就会还是很吵。”

肖骁也不饶人:“我也不愿意跟如晶一起养老,我的老年生活,应该比现在更肆无忌惮,我会玩得更风花雪月,这样的生活,带着颜如晶?”

好吧,不带不带,但至少现在,你们还是对方的包袱,还在一段能够托起下巴的友谊里沉醉。

尽情享受此刻,感受力还没有倦怠的此刻,天花乱坠,芳香四溢,你们还可以互相深深镌刻。

后 记

前几年,偶然机会,认识了个朋友,他很快融入我们这个团伙,我们无话不说,彼此参与了生命中许多大事,他非常感慨:我从没想到人在三十岁以后还能交到朋友。

成年人的友谊,绝无容易二字,一旦离开学校,离开部队,离开少年时代,从此就没有契机,没有同晨共昏的经历,没有共同志向,感受力也没有少年时候那样深刻,所以成年人很难交到朋友,很难深刻,很难交心。而肖骁和颜如晶,却成就了一段传奇般的友谊,他们朝夕相伴(从网上到网下),心有灵犀,大呼小叫,天崩地裂,全国皆知。

很多人都在问,他们是什么关系?朋友?恋人?会不会结婚?是不是炒作?

什么关系,根本不重要。他们的关系,可以比朋友多,比爱人少,也可能比爱人和亲人更多,他们可以是同事,是对手,是朋友,是爱人,是兄妹,是一艘船上的两个幸存者,是腥风血雨江湖中的一对侠客,是《白夜行》中枪虾和虾虎鱼的关系,在心智、品格、欲求、生活方式上异曲同工,在对智慧的追求上一往无前,可以同仇敌忾,也可以狼狈为奸。就是这么一种关系,由他们自己创造,也由他们自己命名,在没有更好的名字之前,我们可以叫它友情,也可以叫它爱情。

也是时候,去认识各种各样复杂的友情和爱情了。《奇葩说》曾经让我们去经过很多种人生,置身于各种角度各种观点之中,两位奇葩,也让我们认识到,世界上也有半路出家,却非常热情深刻,成分复杂,并难以命名的感情。

我们也可以学习他们,投入任何一种感情,学习任何一种相处方式,热情地、主动地,或者冷漠地、被动地,只要,这段关系让我们感到舒适。趁着我们在人生里还能感受到希望,在人和人的关系里,还能品味到甜美。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