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如何理解雨果的长篇小说《笑面人》的? 笑面人在线阅读

时间:2021-12-04 09:08:39 作者:admin 7562
笑面人在线阅读

你是如何理解雨果的长篇小说《笑面人》的?

发表于1869年的长篇小说《笑面人》是雨果的代表作品之一,它虽是一部浪漫主义小说,却渗透着强烈的现实主义精神。我将从小说的主题、小说的主要人物塑造及艺术特色等三个方面说说我对这部作品的理解。

维克多·雨果

01小说的主题:揭露英国“光荣革命”后的黑暗社会,展示底层人民的困苦生活,批判腐朽的贵族政治

《笑面人》的故事发生在十七世纪末和十八世纪初的英国,也就是从詹姆士二世到他的女儿安妮女王统治英国的时期。主人公格温普兰的悲惨遭遇和奇异的经历,构成了小说的基本情节和主要内容。

小说以十七世纪末和十八世纪初的英国社会为背景,雨果的用意是十分清明显的。他在小说的序言中写道:

“应该研究‘贵族统治’这个现象”;并说“这部书的真正名称应该叫做《贵族政治》。英国在十七世纪中叶爆发资产阶级革命后,很快就复辟了封建主义,恢复了封建贵族阶级的统治。又经过一七八八年的所谓光荣革命,建立了资产阶级与新贵族联合统治的君主立宪政体。”

这种政治,就是雨果所说的“贵族政治”。雨果从共和主义立场出发,对不彻底的英国资产阶级革命持以否定的态度;在他看来,君主立宪制的英国和革命前的英国并没有什么根本性的差别。《笑面人》反映了雨果的这一思想。

小说揭露了不彻底的资产阶级革命后的英国社会的黑暗。格温普兰成了宫廷阴谋的牺牲品,他的悲惨遭遇,完全是由于封建贵族阶级的罪恶所造成的。

于苏斯是“一个有思想的废物”。他饱尝生活的苦楚,比较看透黑暗的社会现实,:是个有思想的人。他年轻的时候曾经以哲学家的身份在一个贵族门下做过食客;他通晓民间医学和诗歌、历史的知识,然而并无出路,只好终生孤独、流浪,以卖艺为生。于苏斯的遭遇正是现实社会的不合理与黑暗的反映。

女主人公蒂的悲惨一生,更是对黑暗社会的有力控诉。她母亲是女乞丐,在寒冷之夜,冻死在雪堆里;而一岁的蒂也在雪堆里,吸吮着死去的母亲身上的奶。

格温普兰、于苏斯和蒂的遭遇,就是十七世纪末、十八世纪初的英国广大人民的悲惨命运的缩影。

《笑面人》同名电影剧照

小说通过主人公格温普兰以及于苏斯的经历、目睹、口述,对革命后的黑暗的英国社会的揭露是极其广泛的。于苏斯对格温普兰说过:

“你是生活在这样一个国家里:锯掉一颗三年的小树,就得安安静静被人送上绞刑架……主教法庭要是判决你犯了异端邪教的罪,就该活活烧死。”

这种情形,格温普兰自己也见过许多。在旷无人烟的海岸上,有阴气森森的绞刑架。吊在架上的遗尸在飘荡,十岁的格温普兰见了心惊胆颤。在繁华的伦敦的贫民区里,有令人生畏的铁棒官:他随意捉人,而不说明理由,假如被捕者反抗,那就得绞死;格温普兰被秘密逮捕就是在这种情形下进行的。

格温普兰还亲身目睹,活生生的人在暗无光亮的监狱里被折磨而死的惨状。严峻的现实生活,使格温普兰在上议院的议会上不得不向统治者发出告诫:老百姓都在地牢里。很多无罪的人被定了罪。

除了压在老百姓头上的警察、法律、宗教、秘密逮捕、监狱、酷刑等等以外,贫穷、饥饿、死亡疯狂地袭击着下层人民:煤矿工人拿煤块填满自己的肚子,哄骗饥饿;渔人在捕不着鱼的时候拿树皮草根充饥;小姑娘从八岁就开始卖淫;贫穷的妇女冻死在雪地里,怀里还抱着婴儿……这是一种怎样的惨景。

小说还从另一角度揭露英国革命后的社会的黑暗:贵族阶级穷奢极侈,过着极度荒淫的糜烂生活。

安妮女王仅仅为了修缮住所,就从人民身上榨取了一百万英镑;女王的丈夫原有巨额年俸,却又增加了十万英镑。约瑟安娜公爵小姐的内室设置,更显得生活得极端无耻;这位被作者称为“夏娃”的公爵小姐,每年要从穷人身上吸去三千万法郎,才能把身体保养得这么好。

在小说中,作者指出了过寄生虫生活的贵族阶级存在的基础:

“有钱人的幸福是建筑在穷人的痛苦上的。”

贵族统治阶级通过议会的决议,规定了名目繁多的赋税:诸如人头税,酒税,皮革税,马车税,肥皂税等等。格温普兰在议会上指责贵族老爷们说:

“你们知道什么人缴纳你们通过的税捐吗?在死亡边缘上挣扎的人……你们用加深穷人贫困的办法,增加有钱人的财富……拿劳动者的东西赏给游手好闲的人;拿衣不蔽体的人的东西赏给衣食无忧的人;拿穷人的东西赏给王子!”

雨果在小说《笑面人》中企图向读者说明,造成英国革命后的社会黑暗的根本原因。他借主人公格温普兰的口说:

“你们(贵族老爷们)骑在别人头上,这不是你们的错儿,这是社会混乱的罪恶。建筑物的结构不好,自然一切都是歪歪斜斜的。”

在雨果看来,革命后的英国社会之所以黑暗,是由于“建筑物的结构不好”,是由于社会仍然保存着革命前的国王和贵族阶级;换句话说,是由于带有封建残余的君主立宪政体所造成的。

他在小说中勾划了安妮女王、大卫爵士、约瑟安娜公爵小姐等贵族人物丑恶的形象,目的就在于说明:贵族是寄生虫,又是害人虫,无益于社会,却要社会供养;把他们喂饱了,人民反而受害,这样的阶级该退出历史舞台了。

他通过主人公格温普兰在议会上质问议员们说:

“要国王有什么用?你们把王族这个寄生虫喂得饱饱的!你们把这条蚯蚓养成一条蟒。你们把这条蛔虫变成一条龙。”

雨果批判英国资产阶级革命的不彻底,揭露革命后的贵族阶级继续为非作歹的罪行,在当时是极有进步意义的。

02 小说主要人物形象塑造:格温普兰、于苏斯和蒂

格温普兰:笑面人,正义的化身,人民的代言人

小说中的格温普兰、于苏斯和蒂都是正面人物的形象,其中灌注着作者雨果对苦难人民的真切同情,同时也表现了作者的浪漫主义的艺术魅力。

2岁时的格温普兰受政治上失败的父亲的株连,被卖给儿童贩子。他被儿童贩子破坏面容成为畸形儿:脸上永远呈现出一付狂笑的面容。

《笑面人》同名电影剧照

他跟随儿童贩子一起流浪四方,充当他们的小奴隶。后来儿童贩子为了逃命,在一个严寒的晚上,把他遗弃在一个荒凉的海岸上。幸亏,善良的民间艺人于苏斯收留了他,从此他开始了流浪和卖艺的生活。

虽出身贵族家庭,但他从小就生活在在社会底层,这也养成了他坚毅的性格和品性。顽强是格温普兰性格的最大特点。这种性格,使他能够抵抗各种灾难和经受苦难生活的折磨。

他不是暖室里栽培的花木,而是经受风吹雨淋、严寒冰雪摧打过的劲松,富有生命力。他在冷酷无情的环境中生活着,他被抛弃在荒凉的海岸时,已养成了抵抗一切的能力,所以,黑夜的恐怖吓不倒他,寒冷、饥饿和风雪摧不垮他。

十岁的格温普兰踩着一条石缝,石头塌了,人滑倒了之后;他在深渊的边缘上,跟成年人一样,没有大声喊叫;定了定神,接着一声不响的又往上爬。

格温普兰从小就具有顽强的性格。穷人的命运是相通的,所以,穷苦人间富有同情心。格温普兰从小就具有这种品质。他是一个被人抛弃的孩子,在冰天雪地里,赤着脚,身上只罩着一件水手穿过的破衣服,下锣垂在他的膝盖上。他用跑步换得身上的一点点暖和;自己离死亡不远,然而他发现有人被风雪覆盖着,积成雪堆,他忘记自己的困境,立即前去抢救。

《笑面人》同名电影剧照

他用小手扒开雪堆,面前是一个乞丐,还有一个女婴儿。她们是母女一对,母亲死了,婴儿尚未断气。他脱下自己身上的水手给他的上衣,包裹着女婴儿,并把她抱在怀里。

这个抱婴儿的孩子,差不多光着身子挣扎在冰天雪地里。童年的格温普兰的这种同情心包含着舍己为人的高尚精神;他的行为又是英雄主义的表现。

雨果赋予主人公有一颗同情心,使主人公的形象突然显得崇高起来了。童年的格温普兰与恶劣的荒野搏斗时,虽然显示出他的顽强,然而留给读者的感觉是:仿佛他是个小动物,出于生存的本能,他顽强地同恶劣的气候、环境搏斗。

但是他营救婴儿的蒂以后,他的形象突然开朗了:他不是一个受苦而麻木不仁的孩子,他具有无限丰富而崇高的精神世界。

雨果对主人公的形象塑造,不在于描写他做多少好事,而是注重揭示格温普兰的精神世界。忠诚于蒂的纯洁的爱情,也是格温普兰的高尚的精神世界的组成部分。格温普兰和蒂已长大成人了,他们之间产生热烈而真挚的爱情。

他们从小就是一对同命相依的人儿,比亲骨肉兄妹还要亲近,在此基础上产生爱情,是再自然不过了。但是,在格温普兰方面,在爱情和幸福面前总是缩手缩脚,顾虑重重;他爱得越厉害,胆子也越小。

《笑面人》同名电影剧照

格温普兰知道自己是个畸形人,“笑面人”,因此,他在爱情上有时责备自己,他认为让一个看不见他的女人爱他是一种欺骗行为。蒂是他在黑暗中的星星,他爱的没命了,然而他犹豫起来。他反复地对他所深爱的人—双目失明的蒂说:

“你知道,我长得很丑。”“你听到大家都在笑的时候,他们的笑是因为我长得可怕。”

这不是格温普兰的自卑感,这正是表现他对蒂的纯洁和无私的爱情。

雨果还通过主人公抗拒疯狂女性—约瑟安娜公爵小姐对他的引诱,又进一步表现了格温普兰在爱情上的专一和把他的高尚的精神境界又推向更高的境地。

雨果在格温普兰的形象上涂上了浓厚的浪漫主义的传奇色彩。格温普兰的经历越奇异,他的命运越悲惨,然而越显示出他的精神世界的高洁。

后来,格温普兰因女王的阴谋重回王宫,雨果通过安排这个情节,一方面为了表现主题,揭露统治阶级内部的黑暗;另一方面,也为了把主人公的思想、精神境界推上最高峰。

成长于社会底层、饱尝人间疾苦的格温普兰,进王宫后并没有充当女王的阴谋工具。他放弃爵位甘当社会平民,唾弃公爵小姐,爱他的亲人于苏斯和蒂。

格温普兰离开王宫之前,上议院的议会上发表慷慨激昂的演说,揭露统治集团的累累罪行。议会上的格温普兰已不是畸形的“笑面人”,而是正义的化身,人民的代言人。

于苏斯:“一个有思想的废物”

如果说格温普兰的形象富有浪漫主义的浓厚色彩,那么,于苏斯的形象则是比较现实的。于苏斯是一个令人感到亲切、动人的形象。他是一位经受生活磨难、有智慧有经验、十分善良的老人。

于苏斯是以“一个有思想的废物”的形象出现在小说钟的。说他是“废物”,是作者的反语。他通晓民间医学和历史、诗歌等方面的知识,作为民间艺人,他还有卓越的口技专长,能写民间喜闻乐见的演出剧本。

他不是一个无能的人,然而他所生活的那个社会,使他成为“废物”,只好到处流浪,以卖艺为生。他的生活孤苦伶仃,在格温普兰和蒂未成为他的“家庭成员”之前,他唯一的伙伴是一条狼狗。

《笑面人》同名电影剧照

他的不幸遭遇就是他所生活的那个社会的黑暗与不合理所造成的。经受生活的磨难,饱尝人间的疾苦,使于苏斯看透现实生活的黑暗本质,形成他的一套人生哲学。由于他看破现实社会,厌弃它,作者故意说他是“厌世者”,当然这也是反语。

于苏斯的经验之谈,对格温普兰的思想的成熟起了很大的作用。为此,作者称他是格温普兰和蒂的“启蒙师”。于苏斯的人生之谈,似乎有点不正经,实际是揭穿现实黑暗的真理;作者通过他的话语,对黑暗的社会进行冷嘲热讽。

可以认为于苏斯的人生哲学回避多于反抗,他作为一个自由职业者的民间艺人,不可能有更多的反抗精神。从这一点来说,作者是从现实主义的角度来塑造于苏斯形象的。

于苏斯性格的最显著特点,就是为人十分善良。他外表恶声恶气,心地却异常善良。他是走江湖的卖艺人,但他不以赚钱为唯一目的。他卖艺兼行医,以行医接济穷人。

《笑面人》同名电影剧照

他的善良品质,尤其表现在:他宁愿自己挨饿,收养两个孤儿—格温普兰和蒂;他还培养他们长大成人。格温普兰和蒂都称他“爸爸”。他“差不多是格温普兰和蒂的父亲和母亲”,对他们什么也关照到。

格温普兰被秘密逮捕后,他去监狱前打听消息的动人情景;格温普兰被秘密逮捕后,他怕蒂知道了经受不住沉重的打击,就故意伪装演出,以瞒真实情况的情景;以及在蒂病危的时候,对蒂作苦口婆心的安慰的那种动人情景;都表现了他是一位善良的老人。

于苏斯的生动形象是劳动人民的智慧和善良品质的体现;他的痛苦遭遇反映了劳动人民的普遍命运;作者还通过他的言谈,对黑暗社会和统治者进行冷嘲热讽,这一切都是于苏斯这一形象所具有的思想意义。

蒂:命运悲惨,却心向“太阳”的动人的少女

女主人公蒂是一个美丽动人的少女。作者富有诗意地通过于苏斯对狗说话,赞美少女蒂:

“你代表人,我代表畜生,咱们属于地上的世界;这个少女将要代表天上的世界。”

作者给蒂赋予了绚丽的浪漫主义色彩。少女蒂长得很美,虽然双目失明。她从小就没有见过太阳,但她的眼睛却充满了亮光。她看得到明眼的人所看不到的东西,那便是“笑面人”格温普兰的内心的美。

格温普兰对她说自己长得丑,她的反应是:长得丑,这算得了什么?做坏事才叫做丑。格温普兰只做好事,所以他最漂亮。

她一心爱着格温普兰,她把格温普兰视做她的“太阳”。蒂是一个纯洁、天真的少女,然而她的命运却十分悲惨。

就蒂来说,母亲是个乞丐,在行乞中,死在风雪之中。那时她不满一岁,在雪地里,在已死去的母亲身上吸吮着奶,也就此时瞎了她的眼睛。残酷的冬夜风雪,杀死了母亲,弄瞎了孩子。

幸亏,“十岁的巨人”格温普兰救了她,又得到善良的老人于苏斯的收容,她才在人间活下来了。但是,十六岁的美丽、纯洁的少女的生命,又被罪过的社会断送了。

她对格温普兰的爱情那么纯洁、专一。然而格温普兰被秘密逮捕了,这对她来说,是失去了“光明”和“太阳”,一切都黑暗,她极度悲伤、得病而后离开了人间。蒂的生活经历是对罪恶的社会最有力的控诉。

03 小说的艺术特色

雨果作为法国浪漫主义文学的代表,他在理论上也有建树。而他的创作正是他的浪漫主义理论的实践。他的小说《笑面人》在不少方面体现了他的理论主张。

“美丑对照原则”的运用

“美丑对照原则”是雨果的浪漫主义创作论的核心。他在《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